-2002年小罗任意球「大儒尼尼奥专访小罗2002年那一脚肯定是传球」

2002年小罗任意球「大儒尼尼奥专访小罗2002年那一脚肯定是传球」

1995年,巴西国脚儒尼尼奥加盟英超米德尔斯堡队,他立刻成为了蒂斯河畔球队的英雄,而这位“小个头”如此享受在米堡的时光,以至于后来又两次重回球队。442杂志在2015年8月访问了这位曾经的巴西巨星…

大家都知道你身材不高,你觉得这对你作为一名球员来说有什么样的影响?

在我职业生涯初期,这的确是个劣势,我必须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努力来说服教练派我上场。因为身材原因曾屡遭教练弃用,我甚至动过放弃的念头。但当我越来越职业,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。我看起来矮小,但肌肉壮硕。如果你知道我的职业之路,我只有过一两次伤病,我几乎是一直不停的在比赛,我是矮小,但并不瘦弱。

听说你曾经在圣保罗时一晚上踢了两场比赛,这是真的吗?

90年代的巴西,我们的比赛安排非常疯狂,想要在多线有所斩获,强队基本都有两套完整的阵容。当时我同时在一队和预备队比赛,比赛任务非常重。记得那天晚上8点,我们要在南美足协杯中面对克里斯托竞技,我打进一球帮助球队3比1获胜,比赛结束后我回到更衣室又换了一件球衣,因为10点钟我们有一场联赛对阵格雷米奥,我又登场了,球队又是3比1拿下。我曾经就此申请过吉尼斯世界纪录,但没有成功。

你在圣保罗如何得到“鬼娃恰吉”这个绰号的?

你是怎么知道的?那是卡福的“杰作”,他喜欢给每个人取绰号,他现在还叫我恰吉。他觉得我长得像“鬼娃回魂”里的人偶,但我觉得我比他可帅多了。

在1995年时,你这一类型的巴西球员很少有在英伦踢球的,当时你是如何做出的选择?在加盟米堡之前你了解这个球队吗?当时有其他选择吗?

我听说阿森纳对我有意,但我从未收到正式邀请。当时我跟圣保罗还有合同,但就快到期,我们双方在续约条件方面分歧不小。而这时米堡联系了我,布莱恩-罗布森和球队CEO都飞来了圣保罗跟我面谈。

当时在巴西并没有英超联赛的转播,我们对它的确感到陌生。但我当然知道布莱恩-罗布森的鼎鼎大名,我也听说过米德尔斯堡,但仅此而已。在正式签约之前,我才开始看他们的比赛录像,我记得自己被那种力量型的足球和长传冲吊吓了一跳,但我从来不会临阵脱逃,这一次我当然也是义无反顾。

的确是花了几个月时间来进行适应。我在10月份抵达球队,当时天气很冷,我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脚,我得经常把报纸塞进去来帮助球鞋保温。我还学会了戴那种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忍者帽。

看到6000多名球迷到球场为你接风,有没有感到很惊讶?

在那个时候集体去球场迎接一名新援还并不多见。我在几个月前曾经跟随巴西队来英格兰参加“茵宝杯”,我觉得很多英国人是在那时候开始知道我的,当然,这样热烈的欢迎还是让我受宠若惊。我记得当时有个巴西家庭还到机场欢迎我,我们成为了好朋友,20年后的今天还保持着联系。

一个英语单词都不会的你初至英伦是种什么体验?

事实上,我刚才说的那个巴西家庭对我帮助很大,因为球队为我找的翻译基本上听不懂我说的话,他基本上都是在乱说。

大家都记得在和纽卡斯尔比赛中,你和菲利佩-阿尔伯特的冲突,他的身材几乎是你的两倍,但你一点儿也不犯怵,当时你咋想的?真的一点不怕吗?

哦,那个比利时人对吧?我有一点紧张但并不害怕,因为他不可能在裁判的眼皮子底下对我怎样。在球场上我不惧怕任何人,当时他有一些不敬举动,我就去质问他为何那样做,并对他提出了警告。在我的比赛中,这种事很常见,但如果是在大街上,我可能会在给他一拳之后转身就跑。

1997年米堡在利兹客场降级时你看起来很崩溃,那是你唯一一次在球场哭泣吗?

足球曾让我多次喜极而泣,但那是唯一一次悲伤的眼泪。降级对每个人打击都很大,我们付出了如此之多,在温布利参加了两次决赛,克服了重重困难…

之前我们会为杯赛保留实力,而在联赛中排出完全不同的阵容,因为我们自信可以在联赛末段追回积分。但真到了最后几轮比赛时,我们才感到大事不妙,那一场我们必须要在客场拿下利兹联,但最终未能做到。

当时有没有留队的可能?跟随米堡征战英甲?马竞是你当时唯一的选择吗?

当时的选择其实很困难,我不想放弃米堡,但我同时想为巴西国家队踢球,我想如果去踢英甲,可能我会失去在国家队的位置。我如此热爱米堡,也早已习惯了英国足球,现在你更加可以理解我当时为何伤心欲绝了。

如果我能回到过去改变一件事,我不会在那个时候离开英格兰。也许我不会留在米堡,但我会去另外的英超球队,我收到了利物浦的邀请,他们的主帅甚至给我父亲打了电话。问题是他们的转会费比马竞出的少很多,曼联也曾想要我,但也因为标价问题而打了退堂鼓。

在马竞和维戈塞尔塔的比赛中,萨尔加多铲折了你的腿,让你错过了1998年世界杯,后来他道歉了吗?那是你最严重的一次受伤了吧?

我在马竞的头半年非常顺利,跟随球队完成了季前训练,在马德里也很开心,比赛的表现也非常不错,我再次得到了国家队的征召,并在沙特赢得了联合会杯,一切都很美妙,我真的很开心。然后就是和维戈塞尔塔的比赛,萨尔加多那一铲。医生说我得5个月才能复出,但我只用了3个月。尽管我已经恢复的不错,但扎加罗还是没有选我去参加法国世界杯。我确定他本人其实是想带我的,但他的教练团队对我的身体情况存有疑虑。

我对萨尔加多没有怨恨,他曾经想去医院里给我道歉,但后来他在更衣室里向我当面道了歉,说他并非故意伤害我,但怎么说呢,当时他那一下是没法碰到皮球的。我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才恢复到此前的状态,但裁判居然没有给他出示红牌。

1997/98赛季你和维埃里的配合非常出彩,你们俩的关系在场下怎么样?他私下里是怎样的人?

他挺有个性的,基本不怎么跟队友说话。但我们的关系很不错,场上和场下都是。他很喜欢时尚圈,经常参加各种秀,和这个圈里的人接触很多。而我对那些毫无兴趣,我们是非常不同的人,但我们互相理解。

1997年联合会杯为什么所有巴西球员都剃了光头?

我比其他队友晚到了沙特一天,我去就看到每个人都在剃头,应该是巴亚诺开始的。他过来跟我说,别担心,我们会给你留点儿,但他把剃刀调到了0档,然后剃光了我的头发,我任由他那样做。但有些人一开始并不高兴,莱昂纳多,贝贝托都很珍惜自己的头发。不过最终大家还是达成了共识。

罗纳尔迪尼奥有没有说他2002年世界杯对阵英格兰的那个任意球破门实际上是一脚传球?

没有,他从未说过,至少我没听到过。但我敢肯定他并不是想射门的。罗纳尔迪尼奥跟我说在跳桑巴方面我是巴西队里最差的。

2002年世界杯决赛最后5分钟是不是你生命中踢过最高光的比赛?你有没有遗憾自己没有得到更多时间?毕竟前4场比赛你都是主力?

那的确是高光时刻。之前的比赛中斯科拉里让我跟吉尔伯托-席尔瓦搭档踢防守中场,然后在决赛里他对我进行了奖励,我得以在最擅长的位置与德国对决,那是个非常特别的时刻。

当时因为艾莫森在训练中意外受伤,斯科拉里就问我是否愿意去踢那个位置,我说这当然没有问题。但随后媒体开始了口诛笔伐,认为儒尼尼奥就应该去踢前腰。但教练的战术我必须严格执行,我负责在卡福插上进攻时保护他的身后。事实上我一直在跟替补一方进行训练,直到首场跟土耳其的比赛开始前我才知道自己首发的消息。

在瓦斯科达伽马队同罗马里奥共处一个更衣室的感觉如何?有消息说他抱怨主帅奥斯瓦尔多认为你比他的作用更大?

罗马里奥对我一直很好,甚至常常鼓励和称赞我。我从未和他有过任何问题。作为职业球员,他出类拔萃,总是对教练的战术执行的一丝不苟。在场下,他不怎么跟队友交流,他有自己的朋友圈。

听说你现在是圣保罗伊图阿诺队的主席,感觉怎么样?

我来到这里已经6年,我的生活完全变了。作为球员,你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事,但现在我得去管理球队的方方面面。我还在利用自己和米堡的良好关系展开跟英国方面的各种合作,比如互派青训球员去增长经验等等。

(杨枪枪)

发表回复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

*
*
You may use these <abbr title="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">HTML</abbr>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BCF Theme By aThemeArt -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.
BACK TO TOP